中国 USD : 进口 : 地级市

进口:安徽:安庆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安庆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安庆在12-01-2021达66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393.67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安庆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262.55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66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54.5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安庆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安庆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66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安庆

China 进口:安徽:安庆

进口:安徽:蚌埠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蚌埠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蚌埠在12-01-2021达1,42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1,002.3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蚌埠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341.92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1,42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25.2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蚌埠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蚌埠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42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蚌埠

China 进口:安徽:蚌埠

进口:安徽:亳州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亳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亳州在12-01-2021达16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139.78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亳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41.42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9,达200.61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1.7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亳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亳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6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亳州

China 进口:安徽:亳州

进口:安徽:池州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池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池州在12-01-2021达1,09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822.0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池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139.22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1,09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7.8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池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池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09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池州

China 进口:安徽:池州

进口:安徽:滁州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滁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滁州在12-01-2020达946.8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777.52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安徽:滁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72.02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9,达1,777.5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69.1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滁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滁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946.80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滁州

China 进口:安徽:滁州

进口:安徽:阜阳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阜阳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阜阳在12-01-2021达42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306.42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阜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141.65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42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15.6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阜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阜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2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阜阳

China 进口:安徽:阜阳

进口:安徽:合肥

2000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合肥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合肥在12-01-2021达20,048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14,707.25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合肥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4,172.900百万美元,共22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20,048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584.6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合肥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合肥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0,048.000 2021 2000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合肥

China 进口:安徽:合肥

进口:安徽:淮北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淮北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淮北在12-01-2020达119.5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77.1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淮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0.13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119.5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6.2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淮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淮北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19.50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淮北

China 进口:安徽:淮北

进口:安徽:淮南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淮南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淮南在12-01-2021达7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46.4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淮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48.25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147.3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7.7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淮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淮南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6.49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淮南

China 进口:安徽:淮南

进口:安徽:黄山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黄山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黄山在12-01-2020达135.9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68.5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安徽:黄山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95.28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184.8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5.2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黄山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黄山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35.96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黄山

China 进口:安徽:黄山

进口:安徽:六安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六安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六安在12-01-2021达13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97.55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六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24.86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13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6.4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六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六安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3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六安

China 进口:安徽:六安

进口:安徽:马鞍山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马鞍山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马鞍山在12-01-2021达4,279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3,409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马鞍山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2,227.24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4,279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687.2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马鞍山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马鞍山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,279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马鞍山

China 进口:安徽:马鞍山

进口:安徽:宿州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宿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宿州在12-01-2021达147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63.22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宿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47.69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147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4.4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宿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宿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47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宿州

China 进口:安徽:宿州

进口:安徽:铜陵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铜陵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铜陵在12-01-2020达7,105.2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,303.37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铜陵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,611.30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7,105.2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606.3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铜陵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铜陵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,105.27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铜陵

China 进口:安徽:铜陵

进口:安徽:芜湖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芜湖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芜湖在12-01-2021达3,949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3,576.95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芜湖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1,268.71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3,949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72.3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芜湖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芜湖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949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芜湖

China 进口:安徽:芜湖

进口:安徽:宣城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宣城市统计局

进口:安徽:宣城在12-01-2021达22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143.3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安徽:宣城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115.50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22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25.0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安徽:宣城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宣城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20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安徽:宣城

China 进口:安徽:宣城

进口:北京

1983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北京市统计局

进口:北京在12-01-2020达268,025.292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341,226.443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北京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3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9,808.573百万美元,共3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366,844.127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3,为15,911.863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北京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北京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68,025.292 2020 1983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1983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北京

China 进口:北京

进口:重庆

1987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重庆市统计局

进口:重庆在12-01-2021达43,827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33,647.67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重庆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7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1,766.160百万美元,共3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43,827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7,为122.3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重庆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重庆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3,827.000 2021 1987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1987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重庆

China 进口:重庆

进口:福建:福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福州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福州在12-01-2020达10,365.0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0,561.52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福建:福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8,285.44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13,424.7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2,380.3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福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福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0,365.09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福州

China 进口:福建:福州

进口:福建:龙岩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龙岩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龙岩在12-01-2020达1,581.7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793.17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福建:龙岩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99.54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9,达1,793.1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4.1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龙岩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龙岩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581.74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龙岩

China 进口:福建:龙岩

进口:福建:南平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南平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南平在12-01-2020达147.7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14.6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福建:南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10.25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81.8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44.9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南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南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47.75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南平

China 进口:福建:南平

进口:福建:宁德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宁德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宁德在12-01-2020达2,511.6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061.5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福建:宁德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11.05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2,511.6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5.0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宁德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宁德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,511.60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宁德

China 进口:福建:宁德

进口:福建:莆田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莆田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莆田在12-01-2020达5,820.53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352.1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福建:莆田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231.73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5,820.5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304.7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莆田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莆田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,820.53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莆田

China 进口:福建:莆田

进口:福建:泉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泉州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泉州在12-01-2020达6,738.6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9,558.86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福建:泉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,973.85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2,达12,725.7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542.3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泉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泉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6,738.66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泉州

China 进口:福建:泉州

进口:福建:三明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三明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三明在12-01-2020达127.3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11.77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福建:三明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18.65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288.6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38.0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三明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三明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27.36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三明

China 进口:福建:三明

进口:福建:厦门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厦门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厦门在12-01-2020达48,632.7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41,817.58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福建:厦门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1,711.76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48,632.7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4,169.5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厦门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厦门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8,632.74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厦门

China 进口:福建:厦门

进口:福建:漳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漳州市统计局

进口:福建:漳州在12-01-2020达3,928.3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3,717.5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福建:漳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535.49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3,928.3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385.0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福建:漳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漳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928.36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福建:漳州

China 进口:福建:漳州

进口:甘肃:白银市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白银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白银在12-01-2017达768.9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450.0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甘肃:白银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310.910百万美元,共1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768.9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83.4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白银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白银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68.96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白银市

China 进口:甘肃:白银市

进口:甘肃:定西市

2007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定西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定西在12-01-2017达11.3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25.06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定西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7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7.820百万美元,共9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25.0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8,为0.1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定西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定西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1.300 2017 2007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7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定西市

China 进口:甘肃:定西市

进口:甘肃:嘉峪关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嘉峪关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嘉峪关在12-01-2017达214.2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267.97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嘉峪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415.535百万美元,共12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840.757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86.3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嘉峪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嘉峪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14.27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嘉峪关

China 进口:甘肃:嘉峪关

进口:甘肃:金昌市

2004 - 2014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金昌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金昌在12-01-2014达1,650.2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3,732.7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金昌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4期间平均值为2,963.140百万美元,共1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0,达4,312.8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438.5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金昌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金昌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650.280 2014 2004 - 2014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4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金昌市

China 进口:甘肃:金昌市

进口:甘肃:酒泉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酒泉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酒泉在12-01-2017达3.6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2.741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甘肃:酒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4.371百万美元,共13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7.754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2.0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酒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酒泉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.69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酒泉

China 进口:甘肃:酒泉

进口:甘肃:兰州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兰州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兰州在12-01-2017达773.63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600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甘肃:兰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213.890百万美元,共13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773.6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8,为128.9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兰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兰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73.63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兰州

China 进口:甘肃:兰州

进口:甘肃:陇南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陇南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陇南在12-01-2017达0.0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1.44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陇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0.740百万美元,共12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6,达3.9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7,为0.0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陇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陇南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01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陇南

China 进口:甘肃:陇南

进口:甘肃:平凉

2005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平凉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平凉在12-01-2017达0.1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0.626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平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0.179百万美元,共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1.453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0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平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平凉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110 2017 2005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平凉

China 进口:甘肃:平凉

进口:甘肃:庆阳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庆阳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庆阳在12-01-2017达0.0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1的0.226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庆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0.240百万美元,共9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2.7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7,为0.0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庆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庆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09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庆阳

China 进口:甘肃:庆阳

进口:甘肃:天水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天水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天水在12-01-2017达242.5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121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甘肃:天水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54.165百万美元,共12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242.51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8.7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天水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天水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42.51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天水

China 进口:甘肃:天水

进口:甘肃:武威

2005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武威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武威在12-01-2017达0.2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7.5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甘肃:武威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0.285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7.5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0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武威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武威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240 2017 2005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武威

China 进口:甘肃:武威

进口:甘肃:张掖

2006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张掖市统计局

进口:甘肃:张掖在12-01-2017达0.1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0.110百万美元保持不变。进口:甘肃:张掖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6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0.155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3.5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0,为0.0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甘肃:张掖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张掖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110 2017 2006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6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甘肃:张掖

China 进口:甘肃:张掖

进口:广东:潮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潮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潮州在12-01-2020达426.3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506.9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潮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491.988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2,达1,535.049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126.7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潮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潮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26.35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潮州

China 进口:广东:潮州

进口:广东:东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东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东莞在12-01-2020达72,579.1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75,105.333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东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1,740.22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82,887.9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14,885.9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东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东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2,579.11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东莞

China 进口:广东:东莞

进口:广东:佛山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佛山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佛山在12-01-2020达13,454.2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5,979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佛山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3,761.57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22,097.5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4,591.0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佛山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佛山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3,454.29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佛山

China 进口:广东:佛山

进口:广东:广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广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广州在12-01-2020达59,393.9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8,796.66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广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1,132.37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9,达68,796.6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11,413.2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广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广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9,393.98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广州

China 进口:广东:广州

进口:广东:河源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河源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河源在12-01-2020达741.6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750.856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河源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750.856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1,306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67.2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河源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河源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41.61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河源

China 进口:广东:河源

进口:广东:惠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惠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惠州在12-01-2020达11,592.3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2,899.534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惠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2,091.54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24,072.2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3,713.8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惠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惠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1,592.30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惠州

China 进口:广东:惠州

进口:广东:江门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江门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江门在12-01-2020达4,390.4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4,200.1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江门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,924.547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2,达5,801.817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1,817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江门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江门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,390.46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江门

China 进口:广东:江门

进口:广东:揭阳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揭阳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揭阳在12-01-2020达191.2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34.92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揭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20.072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0,达546.551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184.1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揭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揭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91.21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揭阳

China 进口:广东:揭阳

进口:广东:茂名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茂名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茂名在12-01-2020达435.6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374.526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茂名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68.284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573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28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茂名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茂名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35.61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茂名

China 进口:广东:茂名

进口:广东:梅州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梅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梅州在12-01-2020达175.8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89.71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梅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01.56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294.6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51.9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梅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梅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75.86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梅州

China 进口:广东:梅州

进口:广东:清远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清远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清远在12-01-2020达3,133.5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929.633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清远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778.726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3,222.089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188.8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清远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清远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133.54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清远

China 进口:广东:清远

进口:广东:汕头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汕头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汕头在12-01-2020达2,004.7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984.082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汕头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,099.19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,834.6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1,617.0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汕头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汕头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,004.75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汕头

China 进口:广东:汕头

进口:广东:汕尾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汕尾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汕尾在12-01-2020达1,163.9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163.61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汕尾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067.00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2,223.0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2,为217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汕尾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汕尾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163.96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汕尾

China 进口:广东:汕尾

进口:广东:韶关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韶关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韶关在12-01-2020达1,667.0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553.58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韶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915.864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1,667.0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135.5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韶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韶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667.04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韶关

China 进口:广东:韶关

进口:广东:深圳

1979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深圳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深圳在12-01-2020达195,571.8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89,351.68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深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79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5,797.940百万美元,共42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231,772.4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0,为6.2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深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深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95,571.800 2020 1979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1979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深圳

China 进口:广东:深圳

进口:广东:阳江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阳江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阳江在12-01-2020达709.0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503.031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阳江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30.00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709.0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66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阳江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阳江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09.08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阳江

China 进口:广东:阳江

进口:广东:云浮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云浮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云浮在12-01-2020达730.1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78.304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云浮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453.149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730.1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121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云浮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云浮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30.15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云浮

China 进口:广东:云浮

进口:广东:湛江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湛江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湛江在12-01-2020达3,655.2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967.317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东:湛江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872.635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3,655.2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789.0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湛江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湛江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655.27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湛江

China 进口:广东:湛江

进口:广东:肇庆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肇庆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肇庆在12-01-2020达1,638.43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932.979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肇庆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638.43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3,44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382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肇庆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肇庆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638.43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肇庆

China 进口:广东:肇庆

进口:广东:中山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中山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中山在12-01-2020达5,694.0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,650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中山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7,207.00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9,651.241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2,412.4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中山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中山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,694.05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中山

China 进口:广东:中山

进口:广东:珠海

2000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珠海市统计局

进口:广东:珠海在12-01-2020达16,214.6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8,230.73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东:珠海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8,230.73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7,653.001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5,518.8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东:珠海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珠海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6,214.600 2020 2000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东:珠海

China 进口:广东:珠海

进口:广西:百色

1995 - 2015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百色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百色在12-01-2015达501.4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197.92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百色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95至12-01-2015期间平均值为116.17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501.4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96,为1.8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百色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百色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01.450 2015 1995 - 2015

查看图表中 1995 到2015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百色

China 进口:广西:百色

进口:广西:北海

1983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北海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北海在12-01-2017达1,696.8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1,384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北海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3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84.695百万美元,共34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1,898.3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3,为0.0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北海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北海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696.870 2017 1983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83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北海

China 进口:广西:北海

进口:广西:崇左

2003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崇左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崇左在12-01-2017达6,633.3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7,711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西:崇左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3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321.540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6,达7,711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3,为41.7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崇左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崇左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6,633.390 2017 2003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3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崇左

China 进口:广西:崇左

进口:广西:防城港

1990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防城港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防城港在12-01-2017达9,657.6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6,289.74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防城港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90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413.270百万美元,共2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9,657.6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91,为2.4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防城港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防城港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9,657.680 2017 1990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90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防城港

China 进口:广西:防城港

进口:广西:贵港

1996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贵港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贵港在12-01-2017达191.0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132.81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贵港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96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29.590百万美元,共21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191.0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0,为2.6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贵港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贵港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91.080 2017 1996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96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贵港

China 进口:广西:贵港

进口:广西:桂林市

1989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桂林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桂林在12-01-2018达155.5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163.8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西:桂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9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108.255百万美元,共3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315.1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9,为1.8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桂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桂林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55.550 2018 1989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1989 到2018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桂林市

China 进口:广西:桂林市

进口:广西:河池

1993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河池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河池在12-01-2017达254.8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239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河池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93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59.000百万美元,共2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677.7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94,为-8.4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河池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河池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54.880 2017 1993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93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河池

China 进口:广西:河池

进口:广西:贺州

2002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贺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贺州在12-01-2017达13.9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30.3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广西:贺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2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19.298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127.31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8,为10.5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贺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贺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3.960 2017 2002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2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贺州

China 进口:广西:贺州

进口:广西:来宾市

1980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来宾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来宾在12-01-2017达51.1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27.81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来宾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0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42.527百万美元,共2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319.49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95,为0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来宾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来宾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1.180 2017 1980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80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来宾市

China 进口:广西:来宾市

进口:广西:柳州

2001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柳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柳州在12-01-2017达1,739.5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1,447.3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柳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1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1,204.67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2,达2,205.5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72.9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柳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柳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739.500 2017 2001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1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柳州

China 进口:广西:柳州

进口:广西:南宁

1990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南宁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南宁在12-01-2017达4,892.5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2,607.6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南宁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90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149.260百万美元,共2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4,892.5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90,为37.4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南宁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南宁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,892.570 2017 1990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90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南宁

China 进口:广西:南宁

进口:广西:钦州

2000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钦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钦州在12-01-2017达3,307.9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2,813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钦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708.22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3,351.6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1,为5.6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钦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钦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307.950 2017 2000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0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钦州

China 进口:广西:钦州

进口:广西:梧州

1981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梧州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梧州在12-01-2017达457.3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216.1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梧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1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91.700百万美元,共3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1,265.7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6,为-195.7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梧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梧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57.340 2017 1981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81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梧州

China 进口:广西:梧州

进口:广西:玉林

1989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玉林市统计局

进口:广西:玉林在12-01-2017达133.0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5的122.1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广西:玉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9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98.855百万美元,共2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93.8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99,为3.6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广西:玉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玉林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33.010 2017 1989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1989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广西:玉林

China 进口:广西:玉林

进口:贵州:安顺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安顺市统计局

进口:贵州:安顺在12-01-2021达24.6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16.37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贵州:安顺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11.47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9,达53.2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0.5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贵州:安顺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安顺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4.61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贵州:安顺

China 进口:贵州:安顺

进口:贵州:毕节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毕节市统计局

进口:贵州:毕节在12-01-2020达82.9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8的56.06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贵州:毕节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.140百万美元,共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10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1,为0.2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贵州:毕节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毕节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82.91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贵州:毕节

China 进口:贵州:毕节

进口:贵州:贵阳

2004 - 2021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贵阳市统计局

进口:贵州:贵阳在12-01-2021达1,615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20的1,039.76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贵州:贵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1期间平均值为789.330百万美元,共18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1,达1,615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318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贵州:贵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贵阳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615.000 2021 2004 - 2021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1 期间的China 进口:贵州:贵阳

China 进口:贵州:贵阳

进口:贵州:六盘水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六盘水市统计局

进口:贵州:六盘水在12-01-2020达145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13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贵州:六盘水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52.01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823.51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8,为103.9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贵州:六盘水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六盘水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45.00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贵州:六盘水

China 进口:贵州:六盘水

进口:贵州:铜仁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铜仁市统计局

进口:贵州:铜仁在12-01-2020达2.6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0.36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贵州:铜仁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.180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11.2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0.1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贵州:铜仁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铜仁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.68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贵州:铜仁

China 进口:贵州:铜仁

进口:贵州:遵义市

2004 - 2019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遵义市统计局

进口:贵州:遵义在12-01-2019达118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8的69.7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贵州:遵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9期间平均值为37.30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609.6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3.7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贵州:遵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遵义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18.000 2019 2004 - 2019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9 期间的China 进口:贵州:遵义市

China 进口:贵州:遵义市

进口:海南:海口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海口市统计局

进口:海南:海口在12-01-2020达3,77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3,560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海南:海口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,420.00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4,08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163.6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海南:海口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海口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770.00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海南:海口

China 进口:海南:海口

进口:海南:三亚

2004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三亚市统计局

进口:海南:三亚在12-01-2017达670.0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520.91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海南:三亚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33.135百万美元,共12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670.0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8.2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海南:三亚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三亚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670.070 2017 2004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7 期间的China 进口:海南:三亚

China 进口:海南:三亚

进口:河北:保定

2004 - 2019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保定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保定在12-01-2019达61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8的803.777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河北:保定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9期间平均值为1,145.0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1,985.186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183.8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河北:保定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保定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610.000 2019 2004 - 2019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9 期间的China 进口:河北:保定

China 进口:河北:保定

进口:河北:沧州

2002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沧州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沧州在12-01-2018达1,800.939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1,257.62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河北:沧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2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276.143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1,800.939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2,为108.0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河北:沧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沧州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800.939 2018 2002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2 到2018 期间的China 进口:河北:沧州

China 进口:河北:沧州

进口:河北:承德

2004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承德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承德在12-01-2020达7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0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河北:承德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42.970百万美元,共1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4,达130.7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8,为11.791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河北:承德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承德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0.000 2020 2004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20 期间的China 进口:河北:承德

China 进口:河北:承德

进口:河北:邯郸

2004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邯郸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邯郸在12-01-2018达700.877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838.73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进口:河北:邯郸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1,217.090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,431.9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438.1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河北:邯郸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邯郸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00.877 2018 2004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8 期间的China 进口:河北:邯郸

China 进口:河北:邯郸

进口:河北:衡水

2004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衡水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衡水在12-01-2018达278.899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257.28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河北:衡水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257.280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577.7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4,为57.62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河北:衡水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衡水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78.899 2018 2004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8 期间的China 进口:河北:衡水

China 进口:河北:衡水

进口:河北:廊坊

2004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廊坊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廊坊在12-01-2018达4,375.019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3,082.74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河北:廊坊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4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2,510.000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4,375.019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531.9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进口:河北:廊坊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廊坊市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H: USD: Import: Prefecture Level City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,375.019 2018 2004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4 到2018 期间的China 进口:河北:廊坊

China 进口:河北:廊坊

进口:河北:秦皇岛

2000 - 2019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秦皇岛市统计局

进口:河北:秦皇岛在12-01-2019达1,899.6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8的1,768.463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进口:河北:秦皇岛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0至12-01-2019期间平均值为1,541.875百万美元,共2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,126.934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