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 出口 : 地级区域

出口:甘肃:甘南藏族自治州

2005 - 2014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甘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甘肃:甘南藏族自治州在12-01-2014达71.7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144.22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甘肃:甘南藏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4期间平均值为43.345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144.2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3.7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甘肃:甘南藏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甘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1.750 2014 2005 - 2014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4 期间的China 出口:甘肃:甘南藏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甘肃:甘南藏族自治州

出口:甘肃:临夏回族自治州

2005 - 2014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临夏回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甘肃:临夏回族自治州在12-01-2014达16.63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16.630百万美元保持不变。出口:甘肃:临夏回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4期间平均值为16.630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20.1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6.92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甘肃:临夏回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临夏回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6.630 2014 2005 - 2014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4 期间的China 出口:甘肃:临夏回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甘肃:临夏回族自治州

出口:贵州: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

2005 - 2014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贵州: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在12-01-2014达197.3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20.68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贵州: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4期间平均值为21.430百万美元,共9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7,达227.2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1,为11.1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贵州: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97.350 2014 2005 - 2014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4 期间的China 出口:贵州: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贵州: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

出口:贵州: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

2005 - 2014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贵州: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在12-01-2014达391.1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632.17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贵州: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4期间平均值为11.370百万美元,共9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632.1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2.9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贵州: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91.150 2014 2005 - 2014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4 期间的China 出口:贵州: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贵州: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

出口:贵州: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

2007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贵州: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在12-01-2018达36.7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4的162.75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贵州: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7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3.590百万美元,共9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162.7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7,为0.1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贵州: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6.790 2018 2007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7 到2018 期间的China 出口:贵州: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贵州: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

中国 出口:黑龙江:农垦总局

2009 - 2013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国家统计局

(DC)出口:黑龙江:农垦总局在12-01-2013达91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2的830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(DC)出口:黑龙江:农垦总局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9至12-01-2013期间平均值为830.000百万美元,共3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91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254.6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(DC)出口:黑龙江:农垦总局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农垦总局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910.000 2013 2009 - 2013

查看图表中 2009 到2013 期间的China 中国 出口:黑龙江:农垦总局

China 中国 出口:黑龙江:农垦总局

出口:黑龙江:大兴安岭

2005 - 2017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大兴安岭地区统计局

出口:黑龙江:大兴安岭在12-01-2017达13.838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6的8.397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黑龙江:大兴安岭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7期间平均值为12.220百万美元,共13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0,达31.5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2,为4.657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黑龙江:大兴安岭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大兴安岭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3.838 2017 2005 - 2017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7 期间的China 出口:黑龙江:大兴安岭

China 出口:黑龙江:大兴安岭

出口:湖北:恩施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湖北:恩施在12-01-2020达93.7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88.698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湖北:恩施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00.78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6,达542.862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28.3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湖北:恩施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93.76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湖北:恩施

China 出口:湖北:恩施

出口:湖北:神农架

2006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神农架林区统计局

出口:湖北:神农架在12-01-2020达0.176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0.28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湖北:神农架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6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4.034百万美元,共14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2.5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5,为0.1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湖北:神农架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神农架林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176 2020 2006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6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湖北:神农架

China 出口:湖北:神农架

出口:湖南:湘西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湖南:湘西在12-01-2020达157.875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51.983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湖南:湘西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55.623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0,达243.0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0.7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湖南:湘西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57.875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湖南:湘西

China 出口:湖南:湘西

出口:内蒙古:阿拉善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阿拉善盟统计局

出口:内蒙古:阿拉善在12-01-2020达89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91.47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内蒙古:阿拉善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5.13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96.38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21.3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内蒙古:阿拉善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阿拉善盟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89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内蒙古:阿拉善

China 出口:内蒙古:阿拉善

出口:内蒙古:锡林郭勒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锡林郭勒盟统计局

出口:内蒙古:锡林郭勒在12-01-2020达258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56.94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内蒙古:锡林郭勒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21.2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2,达911.29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68.0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内蒙古:锡林郭勒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锡林郭勒盟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58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内蒙古:锡林郭勒

China 出口:内蒙古:锡林郭勒

出口:内蒙古:兴安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兴安盟统计局

出口:内蒙古:兴安在12-01-2020达7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3.54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内蒙古:兴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6.25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92.958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7,为0.45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内蒙古:兴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兴安盟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内蒙古:兴安

China 出口:内蒙古:兴安

出口:吉林:延边

2005 - 2014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吉林:延边在12-01-2014达1,58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3的2,207.87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吉林:延边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4期间平均值为1,359.730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2,207.8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7,为247.4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吉林:延边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580.000 2014 2005 - 2014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4 期间的China 出口:吉林:延边

China 出口:吉林:延边

出口:青海:海北藏族自治州

2006 - 2013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海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青海:海北藏族自治州在12-01-2013达0.1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2的0.43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青海:海北藏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6至12-01-2013期间平均值为0.300百万美元,共7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0.738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3,为0.1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青海:海北藏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海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170 2013 2006 - 2013

查看图表中 2006 到2013 期间的China 出口:青海:海北藏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青海:海北藏族自治州

出口:青海:海南

2007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海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青海:海南在12-01-2020达4.3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3.1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青海:海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7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3.500百万美元,共1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6.0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7,为0.0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青海:海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海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.360 2020 2007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7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青海:海南

China 出口:青海:海南

出口:青海:海西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青海:海西在12-01-2020达28.724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7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青海:海西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8.15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132.7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0.3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青海:海西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8.724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青海:海西

China 出口:青海:海西

出口:青海:黄南

2013 - 2019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黄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青海:黄南在12-01-2019达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0.08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青海:黄南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13至12-01-2019期间平均值为0.080百万美元,共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4.1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9,为0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青海:黄南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黄南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000 2019 2013 - 2019

查看图表中 2013 到2019 期间的China 出口:青海:黄南

China 出口:青海:黄南

出口:四川: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

2005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四川: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在12-01-2018达22.4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23.52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四川: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21.840百万美元,共14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26.85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5.1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四川: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2.480 2018 2005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8 期间的China 出口:四川: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

China 出口:四川: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

出口:四川:甘孜

2005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甘孜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四川:甘孜在12-01-2018达19.29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11.93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四川:甘孜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9.150百万美元,共14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19.29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.92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四川:甘孜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甘孜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9.290 2018 2005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8 期间的China 出口:四川:甘孜

China 出口:四川:甘孜

出口:四川:凉山

2005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凉山彝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四川:凉山在12-01-2018达56.06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48.02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四川:凉山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47.085百万美元,共14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86.1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11.8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四川:凉山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凉山彝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6.060 2018 2005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8 期间的China 出口:四川:凉山

China 出口:四川:凉山

出口:西藏:阿里地区

2005 - 2013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阿里地区统计局

出口:西藏:阿里地区在12-01-2013达0.71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2的0.4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西藏:阿里地区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13期间平均值为1.190百万美元,共9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1,达2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2,为0.4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西藏:阿里地区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阿里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0.710 2013 2005 - 2013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13 期间的China 出口:西藏:阿里地区

China 出口:西藏:阿里地区

出口:新疆:阿克苏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阿克苏地区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阿克苏在12-01-2020达564.3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392.47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阿克苏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82.13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571.8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3.7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阿克苏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阿克苏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64.38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阿克苏

China 出口:新疆:阿克苏

出口:新疆:阿勒泰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阿勒泰地区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阿勒泰在12-01-2020达508.38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001.82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新疆:阿勒泰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818.53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1,490.62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11.8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阿勒泰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阿勒泰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08.38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阿勒泰

China 出口:新疆:阿勒泰

出口:新疆:巴音郭楞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巴音郭楞在12-01-2020达147.8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30.03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新疆:巴音郭楞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47.8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446.9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8.7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巴音郭楞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47.85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巴音郭楞

China 出口:新疆:巴音郭楞

出口:新疆:博尔塔拉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博尔塔拉在12-01-2020达865.45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740.3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博尔塔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808.3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5,达1,886.83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0,为361.0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博尔塔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865.45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博尔塔拉

China 出口:新疆:博尔塔拉

出口:新疆:昌吉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昌吉回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昌吉在12-01-2020达788.92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750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昌吉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299.84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08,达3,468.17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7,为504.08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昌吉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昌吉回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88.92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昌吉

China 出口:新疆:昌吉

出口:新疆:和田

2006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和田地区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和田在12-01-2020达143.7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08.64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和田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6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7.774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143.7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9,为0.51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和田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和田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43.700 2020 2006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6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和田

China 出口:新疆:和田

出口:新疆:伊犁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伊犁在12-01-2020达6,667.77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,501.19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伊犁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,763.48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8,751.84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1,923.6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伊犁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6,667.77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伊犁

China 出口:新疆:伊犁

出口:新疆:喀什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喀什地区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喀什在12-01-2020达1,724.3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091.19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新疆:喀什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569.94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7,达3,020.8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88.9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喀什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喀什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724.34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喀什

China 出口:新疆:喀什

出口:新疆:克孜勒苏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克孜勒苏在12-01-2020达272.8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99.81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克孜勒苏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32.12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520.56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36.9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克孜勒苏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72.84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克孜勒苏

China 出口:新疆:克孜勒苏

出口:新疆:生产建设兵团

1985 - 2018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生产建设兵团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生产建设兵团在12-01-2018达7,16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7的6,633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新疆:生产建设兵团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1985至12-01-2018期间平均值为850.400百万美元,共30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10,955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1985,为0.27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生产建设兵团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生产建设兵团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7,160.000 2018 1985 - 2018

查看图表中 1985 到2018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生产建设兵团

China 出口:新疆:生产建设兵团

出口:新疆:塔城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塔城地区统计局

出口:新疆:塔城在12-01-2020达446.74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76.54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新疆:塔城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67.13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1,160.4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1,为312.2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新疆:塔城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塔城地区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46.74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新疆:塔城

China 出口:新疆:塔城

出口:云南:楚雄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楚雄彝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楚雄在12-01-2020达1,44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,007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云南:楚雄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15.595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1,440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17.93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楚雄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楚雄彝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,440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楚雄

China 出口:云南:楚雄

出口:云南:大理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大理白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大理在12-01-2020达169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170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云南:大理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68.0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8,达297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36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大理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大理白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169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大理

China 出口:云南:大理

出口:云南:德宏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德宏在12-01-2020达3,045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653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云南:德宏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1,582.5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3,045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5,为271.02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德宏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045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德宏

China 出口:云南:德宏

出口:云南:迪庆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迪庆藏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迪庆在12-01-2020达5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6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云南:迪庆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.08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18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5,为1.00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迪庆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迪庆藏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5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迪庆

China 出口:云南:迪庆

出口:云南:红河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红河在12-01-2020达3,595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,269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云南:红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673.5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20,达3,595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233.0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红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3,595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红河

China 出口:云南:红河

出口:云南:怒江

2006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怒江在12-01-2020达20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1.000百万美元有所下降。出口:云南:怒江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6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5.000百万美元,共15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9,达21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10,为0.09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怒江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20.000 2020 2006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6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怒江

China 出口:云南:怒江

出口:云南:文山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文山在12-01-2020达48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41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云南:文山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45.46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3,达216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16.26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文山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8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文山

China 出口:云南:文山

出口:云南:西双版纳

2005 - 2020 | 年 | 百万美元 |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统计局

出口:云南:西双版纳在12-01-2020达493.000百万美元,相较于12-01-2019的261.000百万美元有所增长。出口:云南:西双版纳数据按年更新,12-01-2005至12-01-2020期间平均值为216.500百万美元,共16份观测结果。该数据的历史最高值出现于12-01-2014,达812.000百万美元,而历史最低值则出现于12-01-2006,为49.840百万美元。CEIC提供的出口:云南:西双版纳数据处于定期更新的状态,数据来源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统计局,数据归类于中国经济数据库的国际贸易 – Table CN.JP: Export: Prefecture Level Region。

数值 频率 范围
493.000 2020 2005 - 2020

查看图表中 2005 到2020 期间的China 出口:云南:西双版纳

China 出口:云南:西双版纳
CN: Export: Gansu: Gannan
CN: Export: Gansu: Linxia
CN: Export: Guizhou: South Guizhou
CN: Export: Guizhou: Southeast Guizhou
CN: Export: Guizhou: Southwest Guizhou
CN: Export: Heilongjiang: Agriculture Reclamation Bureau
CN: Export: Heilongjiang: Daxinganling
CN: Export: Hubei: Enshi
CN: Export: Hubei: Shennongjia
CN: Export: Hunan: West Hunan
CN: Export: Inner Mongolia: Alxa
CN: Export: Inner Mongolia: Xilinggol
CN: Export: Inner Mongolia: Xingan
CN: Export: Jilin: Yanbian
CN: Export: Qinghai: Haibei
CN: Export: Qinghai: Hainan
CN: Export: Qinghai: Haixi
CN: Export: Qinghai: Huangnan
CN: Export: Sichuan: Aba
CN: Export: Sichuan: Ganzi
CN: Export: Sichuan: Liangshan
CN: Export: Tibet: Ngri
CN: Export: Xinjiang: Aksu
CN: Export: Xinjiang: Altay
CN: Export: Xinjiang: Bayingolin
CN: Export: Xinjiang: Bortala
CN: Export: Xinjiang: Changji
CN: Export: Xinjiang: Hotan
CN: Export: Xinjiang: Ili Kazak
CN: Export: Xinjiang: Kashi
CN: Export: Xinjiang: Kizilsu Kirgiz
CN: Export: Xinjiang: Production & Construction Group
CN: Export: Xinjiang: Tacheng
CN: Export: Yunnan: Chuxiong
CN: Export: Yunnan: Dali
CN: Export: Yunnan: Dehong
CN: Export: Yunnan: Diqing
CN: Export: Yunnan: Honghe
CN: Export: Yunnan: Nujiang
CN: Export: Yunnan: Wenshan
CN: Export: Yunnan: Xishuangbanna
根据您的数据需求量身定制无限制访问
Flexible monthly access to CEIC data